人,生而死-随谈癌症

很不幸,笔者的两位亲属患上了癌症,但很明显患上癌症的不止是笔者的亲属,无需为此过度激愤。

每当我走进那间屋子,那个家,我都会有一种感觉,心里仿佛是有所感触,堆到嘴边就是“XX你好些没有”,有时是甚至于觉得过于尴尬老套而难以启齿,在亲人的催促下便应付几句,便逃也似的离开了。最后回到家也免不了一顿责骂。

国庆到了,刚到家就得去亲戚家恰饭,门尖叫着被拖开,探进去,便发现爷爷正站在客厅,我的海马体正尝试搜索出上一次见到他的样子,不知是否观察仔细,感觉如往常一样,晒黑的脸庞,岁月的刻痕,没有点血色的样子,往下便是有些发黑的组织,还能看到一个银白色的小管,让人想到机器人的接口,但事实是:喉癌晚期。

一个癌症病人,从住院到出院,很是开心地庆祝出院,抑或是沉默吧,多是后者。从手术完结后,喉咙上就多出来这个,那是活命的,也是折磨命的,爷爷再也不能说话,老汉买了个小白板,交流得以进行。几次化疗,白头发没了,却是添了几份苍老,我在远地上学,却是没机会看到过程了。

即使爷爷患有癌症,老两口的日子仍有不愉快的时候,婆婆是个节约的人,却是有点节约过头了,拿的菜多有损坏,送过来花生是上一年的,电视坏了,婆婆只想买个40多寸的,爷爷想买50多寸的,婆婆嫌贵,占地方,不想买,有点争执,我看着,没有说话,最后还是买了52寸的,2000多。爷爷待在家,看电视几乎就是他唯一的乐趣了,爷爷不能出汗,容易感染,经常也需要吐痰(从小管中吐出),没法运动了。幸好住的近,7分钟电动车可到也是一种宽慰吧。

现在,爷爷也大多躺床上了,当我们吃饭时,他就静静地躺在床上,饭也吃得少,望着那间阴暗的屋子,挺心酸,但无言,我觉得沉默或许是对其最大的尊重吧。

相比之下。外婆的情况就要好很多,现在正常吃饭,可走路,气色也好很多。

愿所有癌症患者早日治愈,或活得开心,不后悔即可。

 

安好

---ORR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